桃源之外桃源梦

初中语文《桃花源记》中虚构了一个宁静安乐的世外桃源,表现了作者追求美好生活的理想。在之后,欧阳修的醉翁亭,鲁迅的平桥村,萧红的祖父种菜后院成了现实版的桃花源。他们无一不流露着文人变革社会的桃源梦。
关键词桃源梦;醉翁亭;平桥村;祖父菜园
中图分类号G633.3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2-7661(2011)09-202-01

提起“桃花源”,人们便会自然而然地想到东晋著名诗人陶渊明。是他,讲述一个逍遥自在的秦人村的传奇故事,建造了一个世外桃源的虚幻之境,引得无数文人倾心向往。细读初中语文教材(苏教版),发现从古至今,每个正直文人都在他们的笔下描摹着一个社会变革梦。
一、和平安乐的桃花源——陶渊明的世外虚幻梦
陶渊明,东晋大诗人。写了大量的田园诗,诗中充满对污浊社会的憎恶和对纯洁田园的热爱。《桃花源记》借助渔人寻访桃花源的传闻故事,给读者展现了一个“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;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……”美丽世界。这里风景奇丽秀美,土地肥沃,民风淳朴,人人生活安宁幸福。桃花源是陶渊明所追求的没有阶级、没有剥削、人人劳动、平等、快乐的理想社会,但这一切在军阀混战、政治腐败的当时是无法实现的,只能是作者精神世界建构的空中花园,反映了陶渊明对黑暗现实的厌恶和对理想社会的追求。桃花源不能不说是作者一个世外的虚幻梦。
二、风光秀丽的醉翁亭——欧阳修的仁政兴国梦
环滁皆山也。其西南诸峰,林壑尤美。望之蔚然而深秀者,琅琊也。山行六七里,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,酿泉也。峰回路转,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,醉翁亭也。
《醉翁亭记》是欧阳修被贬滁州时的作品。作者因参与政治改革而被贬,但却表现出了达观的情怀。他寄情山水,与民同乐又自得其乐,以自己的行动实践着儒家仁爱的社会理想。
庆历五年欧阳修被贬到滁州做太守。被贬滁州后他没有气馁,而是实行宽简政治,发展生产,使当地人过上了和平安定的生活。这一切让欧阳修感到无比快慰,但当时整个的北宋王朝依然是政治昏暗,奸邪当道,一些有志改革图强的人纷纷遭受打击。眼看着国家的积弊不能革除,衰亡的景象日增,而他却被排挤在政治核心之外,兴国利民的才能不得施展,只能寄情山水,借酒浇愁。醉翁亭也就成了他仁政兴国的一个梦。
三、淳朴热情的平桥村——鲁迅的美丽故乡梦
那地方叫平桥村,是一个离海边不远,极偏僻的,临河的小村庄;住户不满三十家,都种田,打鱼,只有一家很小的杂货店。但在我是乐土……平桥村是鲁迅先生“箫鼓追随春社近,衣冠简朴古风存”的美好世界。虽是极偏僻的临河的小渔村,却有着水乡特有的迷人的风光散发清香的豆麦和水草,淡黑起伏的连山,朦胧的月色;赶海,放牛,钓虾……这不仅是一个十一二岁孩子眼中的自由天地,也是先生社会变革梦的起点。鲁迅先生后来在《故乡》中说我希望他们不再像我,都如我的辛苦辗转而生活,也不愿意他们都如闰土的辛苦麻木而生活,也不愿意都如别人的辛苦恣睢而生活。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,为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。
小说《社戏》里的平桥村是乱世中的平桥村。19世纪末20世纪初,中国正经历戊戌变法,八国联军劫掠。平桥村却是鲁迅先生最钟爱的地方,对动荡社会的失望,使得平桥村成为先生笔下的一方乐土。这在后来更为复杂的社会现实中,那超越了乱世的牧歌般的平桥村无疑寄托了鲁迅的美丽故乡梦。
四、自由快乐的后菜园——萧红的温暖亲情梦
祖父一天都在后园里边,我也跟着祖父在后园里边。祖父戴一个大草帽,我戴一个小草帽。祖父栽花,我就栽花;祖父拔草,我就拔草。当祖父下种,种小白菜的时候,我就跟在后边,把那下了种的土窝,用脚一个一个的溜平。哪里会溜得准,东一脚地,西一脚地瞎闹。有的菜种没被土盖上,反而给踢飞了。1938年萧红在重庆开笔创作她的自传性长篇小说《呼兰河传》,由于颠沛流离,直到1940年底才在她寓居的香港最后完稿成书。这个时刻,正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阶段,这使远离家乡的萧红更加怀念自己的故乡和童年,于是,她以自己的家乡与童年生活为原型,创作了这部小说。
萧红的一生是被家庭、爱情和社会所放逐的一生。孤独而寂寞的童年,对于渴望爱与温馨的萧红而言无疑是不幸的,记忆中的故乡成了她精神家园的投射和外化。你看“花开了,就像花睡醒了似的。鸟飞了,就象鸟上天了似的。虫子叫了,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。一切都活了,都是自由的……”这些自由天性的文字,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她的童年很美满。其实父亲的冷漠、继母的刁难在萧红心灵中留下了难于忘却的阴影,她之所以把童年写得如此美好,实际是试图忘却那童年的孤独与寂寞。那个祖父种菜后园是她的欢乐童年梦,更是寂寞心灵追求温暖幸福的桃源梦。
一千多年来,在中国文人心中,桃源仙境始终是美好的,令人向往的,具有永恒的魅力。尤其是当人们不满于黑暗现实,或遭受打击与挫折,或遇人生诸般烦恼之时,便自然就会想到那和平、宁静、安逸的桃花源。醉翁亭、平桥村、祖父的种菜后园,一切都是桃源延续,是一代代有识之士追寻理想社会的足迹,可以说,在中国文学史上,已经形成了一个连绵不断的桃花源情结。因为它不同于一般的乌托邦的社会学说,而是一种理想追求,一个促进社会变革美丽的梦。